49 云州此夜最為黑

文/野賊僧
本章字數:9982 當官要會抱大腿:市委一秘txt下載

49云州此夜最為黑

與高紫萱鬧分手這次,是劉睿與她認識以來二人發生沖突最激烈的一次,也使他在這半年多順風順水的生活中第一次嘗到了失敗的滋味,盡管追到她也算不上什么成功。

路上,他一直在琢磨,今晚上這次吵架,責任到底在誰那里?是高大小姐多愁善感,還是自己說錯話傷了她的心?心底也在縈繞著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自己與她到底有沒有真感情?二人到底是由情入欲,還是由欲生情呢?

趕到云龍大酒店后,他為高紫萱開好房間,親自把她送到房間門口,本想進去跟她道歉,卻被一聲狠狠的“砰”拒之門外。這樣一來,道歉自然就別想了,除了苦笑,別的什么都做不了。

他也不是沒想過,敲開門求高紫萱原諒,可是以她的大小姐脾氣以及正在氣頭上的表現,估計是敲不開門的,就算敲開了也不過是自取其辱。也罷,就先這樣吧,給彼此一個冷靜的時間,有什么話等她冷靜下來再說,會比現在更有意義。

他步履沉重的緩緩走出走廊,來到了電梯廳里,透過電梯廳的金碧輝煌、燈光閃耀,會發現窗外的夜色越發漆暗無光,就跟自己的心情一樣,深沉寂滅。他沒有去按電梯,而是走到了窗邊,凝望樓外的夜色市景,眼前浮現出的卻是紫萱那宜嗔宜喜的絕色容顏。

“她一定是來例假了!否則的話,這幾天脾氣為什么這么大呢?”

劉睿忽然有些后悔,后悔剛才沒有仔細問問她,她是不是大姨媽來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自己又何苦跟她爭辯斗口呢?好好哄哄她不就沒事了?有哪個發脾氣的女人是不能哄好了的?唉,只怪自己太當真了,一聽說她要跟自己分手就亂了方寸??稍捳f回來,她也實在太過分,好端端的忽然要分手,誰受得了???這段感情是多么的來之不易啊……

“唉……”

他對著巨大的窗戶長長嘆了口氣,也就是這一刻,忽然發現,窗玻璃上面映出了一個人的影子,就站在自己身后不遠處,正凝望著自己,一動不動,一言不發,就跟活鬼一樣,只嚇得打了個寒噤,急忙轉頭望去。

“啊……歐陽?!”

在他身后電梯廳里站著的赫然是酒店總經理歐陽欣。他忙轉過身去看著她,心里非常納悶,她是什么時候上來的?她又怎么能找到自己?這是沖自己來的,還是無意間撞上自己的?

歐陽欣正目光稍瞬不瞬的盯著他看,見他轉回身來,莞爾一笑,問道:“你干什么呢?不要跟我說你在欣賞城市夜景?!眲㈩NΦ溃骸澳憧烧媛斆?,我就在欣賞云州夜景。啊,云州市的夜景很漂亮呢,你也來瞧瞧?”歐陽欣帶著淺笑沖他走去,道:“見過欣賞夜景的,可是沒見過欣賞夜景欣賞得唉聲嘆氣的?!闭f著已經與他擦身而過,站到了窗前。

劉睿覺得她又開始跟自己玩若即若離的手段了,自己所在的地方空間很大,她就算閉著眼走過來也未必能夠碰到自己,可她卻偏偏跟自己擦身而過,在自己身前留下了她身上所帶的那股子若有若無的幽香,這不是有意招惹自己是什么?啊,這個女人可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倒是可以跟她好好玩玩,帶著玩味的笑打量她幾眼,轉回身去,與她并肩站在窗前。

二人視線都對準了窗外的夜景,臉上神情都是饒有興趣似的,表面上都在欣賞云州之夜,可至于各自心里在想什么,就只有二人自己明白了。

過了一會兒,歐陽欣啟唇說道:“劉處年紀輕輕,已是位居高位,日后前途也是不可限量,不知道已經成為多少云州男青年心目中的偶像。這么好的條件,還有什么可發愁的?”劉睿聽得心頭一暖,笑道:“其實也沒什么,人嘛,難免有唉聲嘆氣的時候,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對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歐陽欣側頭瞥他一眼,道:“我剛才在大堂瞧見你了,本想叫住你,可是看你不大方便,就沒喊你。后來么,試著碰碰運氣的想法,來到了這一層,沒想到正好看到你。咱倆也算挺有緣的,哦?”

劉睿聽得心頭一跳,原來她已經看到自己跟高紫萱在一起的情景了,這才覺得叫住自己不大方便,她該不會胡思亂想自己與高紫萱的關系吧?聽到她最后一句反問,心中一動,暗暗好笑,心說又來了,又來招惹自己了,她到底在搞什么把戲嘛,笑道:“是啊,我也覺得挺有緣的。好像我每次來酒店都能看到你,這不是緣分是什么?”歐陽欣覷著他道:“還看夜景嗎?”劉睿怔了下,不知道她這話什么意思,訕笑道:“看……也沒什么好看的,是吧?”歐陽欣美麗的大眼睛里已經蘊了笑意,道:“那就跟我來吧?!闭f完轉身就走。劉睿先是呆了下,很快追上去,問道:“去哪兒???”

歐陽欣只是笑而不語。

隨著她走進電梯里的時候,劉睿兀自有些迷茫,迷茫她到底要帶自己去哪兒,不過迷茫中也有一絲興奮,幻想著她帶自己去一個適合談情說愛的地方,然后制造一些小曖昧出來,跟她這樣既成熟又美艷還特別有女人味兒的美女經理一起制造曖昧,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一件極其美妙的事情。

電梯下行,目標是三層。

劉睿知道,云龍大酒店總高二十多層,其中一二兩層是一體式的高大殿堂,全是大堂的范疇,第三層以上才是實質上的酒店主體,卻不知道這個第三層是干什么用的,而歐陽欣又帶自己去那里干什么,心里既好奇又興奮,兩只眼睛一直在身側的佳人身上打轉。

今晚的歐陽欣,穿著一身棕灰色的小西裝,顏色雖然老舊,卻掩飾不住她成熟的嬌軀與苗條的體型,西服里面是一件青黑色與月白色相間的碎花紋襯衣,兩只領子露在外面,給她增添了幾分優雅與活潑,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高跟皮鞋,腳面露在外面,上面著了薄薄的肉色絲襪,在端莊本分之外,別有幾分性感味道。

不過,這是一個從來不以身材或是衣著打扮吸引男子的女人。她的法寶是她那明麗的眸子與那時刻掛在俏臉上的笑意,以及身上所帶有的那股子成熟風情。這些法寶讓她所向披靡,就連劉睿這樣閱美無數的男子在她面前也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

劉睿默默的打量著她,欣賞著她的發型、玉頸與身材,心中忽然一動,不知道高紫萱到她這個年紀的時候,能不能擁有如此的誘惑風情。

眼看電梯即將到達三層,歐陽欣忽然問道:“我辦公室在三層,知道我為什么把辦公室放到三層嗎?”劉睿連連搖頭,一臉無辜的看著她。歐陽欣說:“日本來的占卜大師建議我把辦公室放在十一層,因為那樣符合我的運道;外地云游來的風水大師建議我把辦公室放在九層,那樣我可以坐定總經理寶座的位置永遠不動搖;身邊的朋友建議我把辦公室放到六層或者八層,以圖個吉利數字??晌移艳k公室放到了三層,你知道是為什么嗎?”劉睿笑道:“都說不知道了?!?

此時電梯門已經開了,歐陽欣當先不讓的走了出去,劉睿急忙跟上。歐陽欣一路疾行,卻再也不肯開口了。劉睿追在她身后,訝異地說:“你要帶我去你辦公室?干什么?”歐陽欣回過頭來嫵媚的瞟他一眼,道:“你想干什么?”劉睿陪笑道:“我不想干什么呀?!睔W陽欣道:“猜猜我為什么把辦公室放到三層,猜對了有額外獎勵哦?!眲㈩1阏娴内に伎嘞肫饋?。

轉瞬間,歐陽欣已經帶他來到一間雙開門棕紅色實木門的房間門口,也沒見她掏出卡片或者有別的什么動作,但聽電子門鎖那里傳來電機發動的聲音,“滋滋滋”,隨后“咔噠”一聲輕響,門鎖就自己開了。歐陽欣抬手一推,門就開了。二人先后走進屋里。

進到房間里以后,劉睿但覺眼前豁得一亮,就好像柳暗花明一般,心里驚嘆:“好大的辦公室!”

這間辦公室,面積怕不得有一百平上下,從左到右,從里到外,大得有些離譜。凝目打量,地上鋪著的是深紅色的牡丹花厚地毯,屋里地上整個給鋪滿了,一點遺漏的地方都沒有。辦公桌與書柜都立在左手邊,熱帶植物圍繞在旁;右手邊是一套三組合的黑色真皮沙發,茶幾好像是大理石的,又像是玉石的,厚重古樸,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茶幾上擺放著一盆假山盆景,假山上還生出了綠色的袖珍松柏,綠意盎然,令人眼睛一亮。

不過,最令人眼睛發亮的是,這間辦公室對著屋門的地方,也就是酒店大樓外墻,是一水兒的透明鋼化玻璃墻,等于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外人來到這間辦公室門口,推開屋門,就能直接從這個房間里望出去,清晰無遮的看到小半個云州城的風景,給人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更是令人心境大大的放松舒適。

劉睿情不自禁地贊道:“歐陽你真是好享受!”歐陽欣笑吟吟的說:“我怎么了就好享受?”劉睿指指那堵玻璃墻,道:“人家古人都是推窗見明月,你這不推窗都能看得到,還能看得清清楚楚,這還不是享受?”歐陽欣失笑道:“想不到你是一個骨子里很浪漫的人?!眲㈩Uf:“不說浪漫,那就說實在的吧。你這辦公室怎么也得一百多平米吧,還有這么大的落地窗,采光好,環境好,好得沒法形容,市委書記的辦公室跟你這一比,簡直就……就根本沒法比,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歐陽欣好笑不已的搖搖頭,走到辦公桌里面,從里面提出一個黑色的袋子,道:“早就給你準備好了,一直忙,也沒時間聯系你,也不敢聯系你,怕打擾你,你可是比我還要忙呢。今晚上總算碰見你了,正好,你帶走吧?!眲㈩M娔莻€黑色的袋子,先是一愣,隨后想了起來,自己之前幫她提過兩個這樣的袋子,里面滿滿的都是上品海參。當時她還問自己來著,想不想要一份,自己婉拒了,可是眼前這……她不會真的那么有心吧?對自己那么有心?她想干什么?問道:“不會是海參吧?”

歐陽欣嗯了一聲,問道:“喝點什么?”劉睿擺手道:“什么也不喝。我說你也太客氣了吧,上次我都說不要了,你怎么還……”歐陽欣笑道:“呵呵,也不能白讓你出苦力啊?!眲㈩?嘈Φ溃骸拔乙粋€大男人,提那么兩個袋子,走了不過五十米,就算出苦力了?你也太會心疼人了??傊也荒芤?,要了這朋友就沒法做了?!睔W陽欣淺笑道:“你不用上綱上線,也別覺得這袋海參價值有多大。這是采購部去山東威海榮成那里考察貨源的時候,拿回來的養殖戶饋贈的樣品。說白了,一分錢價值都沒有?!?

劉睿搖頭道:“我不信,送樣品哪有送這么多的?”歐陽欣笑道:“愛信不信,反正啊,這袋子你今天必須拿走?!眲㈩2辉敢庠谶@種事上跟她太過矯情,轉移話題道:“你還沒告訴我呢,你辦公室為什么設在三層?”歐陽欣道:“你猜了沒有?”劉睿道:“猜了,可是想不到啊?!睔W陽欣說:“你去外墻那里看看?!眲㈩R姥宰吡诉^去,站到一人多高的玻璃墻下,往外望了望,見距地十幾米高,酒店外面地上那堅硬的大理石地面令人看著心悸,可是除此之外,也沒別的發現啊,回頭問她:“看不出來?!?

歐陽欣極為淑女的走過來,跟他并肩站到一起,往外面地上看了看,又說:“你再看看上面?!眲㈩@侠蠈崒嵉匮鲱^往上望去,就見半空里靠近樓體的部位,有一個白花花的東西正在高速墜落,那東西落下來的太快了,也就是剛剛望見,那東西已經落到跟前的玻璃外墻外,等想要凝目看清它是個什么東西的時候,它又已經消失了,急急往地面上墜落,從看到它到它消失在視線之外,前后不過短短的一兩秒鐘,又驚又奇,探頭往樓下望去,笑道:“你讓我看的這是什么東西???”

此時,借著酒店外面地上的地燈與墻上的壁燈,可以清清楚楚的望到那個白色的東西。它如同弓字型一樣落在地上,一動不動,看長短,似乎是個人,而且看那亂蓬蓬的黑色發絲,還是個女人,好像沒穿衣服,身子是光溜溜的,白花花的肉兒哪怕在三層也能看的清清楚楚。就在她發絲披散的位置,涌出了一灘深紅色的東西,那些東西越來越多,很快就流向遠處,不是鮮血是什么?

看到這一幕,劉睿忽然驚呆了,這哪里是什么東西?這不是一個人嗎?她……她剛才從樓上落下來,然后落到地面上,那是……那是跳樓了?想到這里,身子冷不丁打了個大大的寒戰,傻傻的看向身邊的歐陽欣,不敢相信的看著她,難道她剛才是要自己看人跳樓嗎?

歐陽欣也已經嚇傻了,呆呆的望著地面上那個女人的身子,檀口微啟,表情驚駭莫名。劉睿失聲道:“你……你是讓我看她跳樓嗎?”歐陽欣側頭看他,口唇囁喏,想說什么卻又說不出來,身子一軟,眼看著就要倒落下去。劉睿嚇了一跳,手疾眼快,急忙伸手扯住她,把她扶住,卻覺得她手臂已經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通過她的神情與表現,劉睿已經心知肚明,她也不知道會有人在剛才那個時刻跳樓,只不過是自己二人誤打誤撞碰對付了,忙問道:“你沒事吧?”歐陽欣緩緩搖頭,一臉的匪夷所思。劉睿余光看到,外面地上那個女尸身邊,已經圍上了兩個酒店保安,還有幾個路人在附近停駐觀看,看來這件事已經遮掩不住了,忙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用不用緊急處理一下?要是鬧大了,你們酒店聲譽可就……”歐陽欣呼呼喘了幾口氣,轉身道:“是得馬上處理,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說著往辦公桌那里走去。

劉睿剛放開她身子與手臂,卻見她沒走幾步,腳下一軟,人又往地上摔去,忙追上去把她抱住。歐陽欣被他抱在懷里,卻如同沒有感覺似的,定了定神,苦笑一聲,道:“快,扶我去辦公桌,我腳軟了?!眲㈩P恼f,我也不比你強多少,你是腳軟,我是心跳過快,心臟都快從腔子里跳出來了,好嘛,見過死人的,卻沒見過光著屁股跳樓的,這得是多大的勇氣啊。

歐陽欣被他扶著來到辦公桌前,將座機拿過來,隨后撥了一個分機號,等接通后說道:“保安部誰值班……馬上去外面看看,正東方向上,好像有人跳樓了,快去看看,記得把無關人員都驅趕掉,把現場保護好,我馬上下去……別報警,暫時別報警??纯慈诉€有救嗎,有救就趕緊打一二零。對,速度,盡快!”

打完這個電話,她回過身,表情冷肅的看向劉睿。

劉睿雖然好奇是什么人跳樓,又是為什么跳樓,但那到底于己無關,真正關心的,還是眼前這個屢次對自己示好的美女總經理,柔聲問道:“你沒事吧?能動嗎?”歐陽欣神情焦慮的微微頷首,又苦笑道:“嚇到我了,讓你看笑話了?!眲㈩5溃骸芭笥阎g還用說這個?”歐陽欣感激的看著他,忽然想到什么,道:“不行,我得趕緊下去處理這件事,你……你拿上海參趕緊走吧?!眲㈩5溃骸拔也患被?,跟你一塊下去看看吧?!睔W陽欣也覺得他在自己身邊較好,感覺就跟有了依靠似的,方才被他抱住的時候還不覺得有什么,現在卻很回味那種有所依靠的感覺了,便道:“好,那就走吧?!?

她打完這個電話后,心情已經平復了不少,所受的驚嚇也消退的差不多了,腿腳也就有力氣了,也不需要劉睿來扶就能走動,只是要稍微走得慢一些罷了。她在前面走,劉睿在后面跟著,眼睛死死盯在她腿上,只要發現她腳軟欲倒,就會沖上去扶住她。

二人走出辦公室,很快到了電梯廳。歐陽欣一看電梯都還遠著呢,一時半會兒下不來,便道:“走樓梯吧?!?

劉睿自然沒有意見,跟在她身側,隨她走了樓梯間。

下樓梯的時候,劉睿說:“我還以為你讓我看的就是那個女人跳樓呢,回過味來嚇了一跳,心說你怎么知道人家跳樓呢,難道是你導演給我看的嗎?”歐陽欣悻悻地笑了笑,道:“我要是知道那個女人要跳樓,又怎么會讓你看呢?我肯定會找到她攔住她啊。唉,好死不如賴活著,她怎么會想到死呢?而且還是……”劉睿嘆道:“是啊,要是穿著衣服跳樓還好說,這光著跳樓……唉,到現場看看再說吧。希望別給你酒店帶來什么不好的影響?!?

快到一層的時候,歐陽欣忽然說:“我讓你往上看也沒別的意思,就是讓你看看樓上距地高度,再比較下我辦公室這個高度,其實我是想說,我辦公室設到三層,是為了防火防震,便于逃生?!?

她讓劉睿猜這個的本意,是跟他說笑兩句,而若是沒有那女人跳樓的事情發生,劉睿聽到她這么解釋,肯定會笑起來,但是現在發生了這么恐怖的事情,二人誰還有心情說笑?因此劉睿聽了之后就跟沒聽到一樣,心中暗想,那個女人要是也在三層,估計跳樓就不會死了??墒窃捳f回來,如果她一心求死的話,跳樓死不了她就還會選別的自盡法子,誰也攔不住。

唉,今天真不是一個好日子??!

二人來到一層大堂里的時候,看到一個經理模樣的男子手持對講機,正帶著一群五六個酒店保安往外面跑去,估計就是剛剛歐陽欣通知的那些人吧。

兩人也都加快腳步,跟在他們身后走出酒店正門,繞了一面樓基后,來到了正東方向上,也就是那個女人跳樓墜落的地方。那女人還側撲在地上,呈弓字型一動不動,四周圍著三四個保安,還有四五個路人正在一邊望著,空氣中飄蕩著濃郁的血腥味,給人一種極其不好的感覺。

那個經理帶著保安上去后,立時指揮保安將那些路人驅散,又讓剩下的保安團團圍在那女人身邊,借以遮擋,還讓一個保安脫下外套,蓋在那女人胸腹所在位置。

歐陽欣走上前問道:“怎么樣,還有救嗎?”那經理以及一眾保安同時叫道:“總經理!”有個最先趕到的保安搖頭道:“死透了,我們聽到動靜過來的時候,她就已經沒呼吸了,腦漿都流了一地,還怎么活?”

歐陽欣沒再多說什么,凝目打量這個女子。劉睿托她的福,也能看到這女人的容貌體態。

這女人膚色極白,好像剝了皮的小羊羔一樣,留著一頭披肩散發,容貌極為俊美,姿色完全不亞于段小倩那樣的美女,此時的表情是一臉驚慌失措,美眸閉得緊緊的,好像不忍直視自己的死亡一般,半邊腦袋因撞擊地面而顯得塌陷破碎,白黃色的腦漿與鮮紅的血流了一地。她二十出頭的年紀,體態較為苗條,透著幾分豐腴,身高在一米六五上下,身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胸前那剛剛發育好的**花房。

劉??吹糜謶z又痛,心里無比震驚,不知道她生前遭遇了什么樣的慘事,會讓她選擇自盡。她這可是花兒一般的年紀啊,又生得如此美貌,完全就是天之驕女啊,類似她這樣的女孩們,正在享受男人們的追逐,正在盡情享受青春的美好……只有她,狠下心來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這到底是為什么呀?

歐陽欣抬頭往樓上望了望,沒說什么。

那男子經理是保安部的副經理,今晚值班,雖然保安工作經驗豐富,卻從來沒有碰上過這種慘事,頗有些為難,問道:“總經理,這……這可該怎么辦???要報警吧?這可是人命案子啊,不報警怕是……怕是不好?!?

歐陽欣此時已經相當冷靜了,聞言說道:“急著報警干什么?人都已經死了,報警也不差那么一會兒了。馬上回去查一下,這女孩是什么人,是咱們酒店的員工,還是住宿的客人?她是自己住宿的,還是跟別人一起住的?又是因為什么跳樓的?先去查清楚。咱們自己心里先有個底再報警,省得到時候被動?!蹦歉苯浝磉B連稱是,仔細認了認這女死者的容貌身材,帶上兩個親信保安回了樓里。

歐陽欣最后看了那女孩一眼,捅了劉睿一下,低聲道:“走吧?!?

二人走回酒店正門門口,歐陽欣又抬頭望了望高樓之上,臉色十分迷惑。

劉睿小心翼翼的問道:“那女孩不是你們酒店的員工?”歐陽欣搖搖頭,道:“說出來不怕你笑話,酒店里員工我根本就認不全。這女孩我從來沒見過,卻也不敢確定她是不是酒店里的人。也許是新來的員工也說不定,當然也可能是客人。唉,這么年輕就跳樓了,真是可惜?!眲㈩@氣搖頭,也是心情凄涼。歐陽欣側頭看著他,道:“你還不走?想留下來看熱鬧?”劉睿道:“這熱鬧有什么可看的?不過我是真有點好奇?!睔W陽欣道:“別好奇了,趕緊走吧,死人的地方都晦氣,你別沾上。對了,別忘帶上那袋子海參?!?

劉??纯词直?,道:“我還不急回,再等等?!睔W陽欣奇道:“你還等什么?”劉睿說:“等等消息啊,看這女孩到底是因為什么自殺啊?!睔W陽欣面色古怪的盯著他看了好一陣,道:“你為什么這么熱心?”劉睿道:“我親眼看著她跳樓的,你說我為什么這么熱心啊?!睔W陽欣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如果你今晚上做噩夢的話,千萬別怪我?!眲㈩8{笑道:“我就怪你?!睔W陽欣呵呵一笑,表情曖昧的打量他幾眼,沒再說什么。

酒店外面太冷,兩人說了幾句話就回到了大堂里。

那保安部的副經理正在前臺那里的電腦酒店管理系統查找那女孩的身份,另外也已經派出下屬去保安監控中心,查看酒店內部的監控攝像,判斷那女孩是單身還是與人一起來的。

沒過五分鐘,已經將歐陽欣想知道的信息查了出來??上?,不是全部。

歐陽欣想要知道的是這女孩的身份、獨居還是混居、為什么跳樓,那副經理等人卻只查出其中之一:她不是一個人入住的,而是跟三個男子一起入住的。

電梯里的監控錄像顯示,在晚上七點半稍稍靠前一些,有三個年輕男子攙扶著這個女孩從地下停車場的電梯來到了一層大堂,當時這女孩似乎已經暈迷不醒,是靠在其中一個身材高瘦的男子身上的,那男子同時也用手挽住了她的腰肢,這才能讓她站在地上。隨后,三個男子中的其中一個,去前臺那里開了房,隨后拿著房卡回到電梯廳里,與這二男一女匯合。三人一同進入電梯,到達十二層后又一齊出去,進入了最東邊的行政豪華套房。從那一刻過后,那女孩就再也沒有出來過。因此,基本上可以判定,如果沒有什么意外的話,那女孩就是從那個行政豪華套房里跳樓自殺的。

值得一提的是,被派去查看監控錄像的保安還發現了這么一幕畫面:在女孩跳樓那個時間(估計)之后,那三個男子急匆匆的從房間里跑了出來,都是神情慌張,還有一個連腰帶都沒系好,一起跑進電梯后,直接到了地下停車場,隨后就再也看不到了,估計是駕車離去了。關于這一點,稍微有點邏輯的人都會想到,一定是他們三個對那個女孩做了什么惡事,那女孩難以忍受,最終選擇了跳樓。而在她跳樓之后,這三個男子也嚇壞了,生怕牽連到自己,所以第一時間跑路。

歐陽欣聽完情況匯報后,當機立斷,道:“馬上去那個行政豪華套房,看看房間里都發生了什么,看能不能找到這女孩的身份證之類的可以證明身份的東西?!蹦潜0步浝韱柕溃骸澳恰偨浝?,要不要報警???”歐陽欣是打心眼里不想報警,一旦報警,事情就要鬧大,鬧大了以后,云龍大酒店方面只能受到不利影響,絕對討不到半點好處,可是不報警又不行,畢竟是在酒店里死了人了,這么大的事不報警還行?想了想,嘆道:“報警吧……既然要報警,你們就不要去那個房間里了,把現場留給警察!”

她話音剛落,酒店外面忽然響起了若有若無的警笛聲,聽聲音似乎正是奔酒店這里來的。所有人都大驚失色,一齊望向了酒店門外,就好像一個個做賊心虛似的。

歐陽欣吃驚地說:“你們誰報警了?”眾人均是搖頭。

時間回到一刻鐘之前,也就是那女孩跳樓后不久。

云龍大酒店外面,本來是寂靜之極的地下停車場出口,忽聽“轟”一聲劇烈的發動機轟鳴響,一輛玫瑰紫色的保時捷卡宴好像是突然從地下鉆出來的似的,猛然從地下躥飛出來,瞬間沖到了地面上。

看守停車場的保安嚇了一跳,急忙躲開了去,等認出這輛車的車標后,嗤笑道:“媽的,又是一幫富二代在炫富,艸!”

保時捷里面的司機顯然聽不到他的罵聲,沖到地面上以后,猛地一掰方向盤,車子原地玩了個漂亮的漂移,駛到路上,匯入車流里面,在一連串的發動機轟鳴聲中去的遠了。

雖然遠離了云龍大酒店,可車里面坐著的三個男子卻依然是驚魂未定,人人臉上皆是一副驚恐擔憂之色。

開車的是個胖乎乎的年輕男子,側頭看了看副駕駛座位上的高瘦男子,痛苦的叫道:“往哪跑?能跑到哪兒去?”那高瘦男子已經嚇傻了,嘴巴大張著,一臉茫然,眼珠也沒有了神彩,腦海里如同回放一樣不停的現出肖文娜推開窗戶、毅然決然的跳出去的慘烈畫面。那胖男子見他不說話,罵道:“我艸你媽辛曉東,你他媽倒是說話啊,往哪跑???”

那高瘦男子辛曉東呆呆的看他一眼,回頭望向后排座上的男子,道:“凱子,這回可……可他媽怎么辦???玩大了呀!”那個被稱作凱子的男子也是臉色驚懼不定,聞言看他一眼,道:“怎么辦?你他媽問我我問誰去。不過你放心,絕對死不了。是她自己要跳的,不關咱們的事兒?!毙習詵|道:“靠,她是自己要跳樓的沒錯,可要不是咱們哥仨輪她,她怎么會跳樓?**也是要判刑的啊?!眲P子罵罵咧咧的說:“他媽隔壁的,我以為她嚇唬咱們呢,誰知道她真敢跳。艸,你說她是不是傻逼??????都他媽已經輪過她一次了,再輪她一次又能怎么樣?又他媽艸不死她。她竟然玩跳樓,裝他媽什么清純??!要裝清純能被你辛曉東約出來?”

辛曉東變了臉色,道:“凱子,咱可不帶這樣的。怎么是我約她出來的?明明是你跟粽子都想上她,我這才把她約出來的。你們可不能爽了后翻臉不認人,把責任都推我頭上?!眲P子嘆道:“知道知道,咱們是好哥們,我怎么能害你呢?快想想辦法,這事該怎么辦?粽子,你他媽也想想,你平時不是餿主意最多嗎?”開車的那個胖男子粽子哭腔兒說道:“哎喲我的兩位哥哥,我都他媽嚇尿了,真的,你們過來摸摸,我褲襠還是濕的呢,我他媽都沒魂兒了,怎么想辦法???你們怎么說我怎么辦,總之咱們哥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現在必須要團結團結再團結?!?

辛曉東最先想出了主意,叫道:“我覺得,當務之急,是不能讓人知道肖文娜死之前是跟咱們三個在一起的,否則咱們三個就算跑到火星上也跑不掉責任。甭管她肖文娜是為什么跳樓的,警方肯定先會找咱們了解情況?!眲P子點頭道:“你說得太對了,不過應該沒人知道她是跟咱們在一塊的吧?”粽子插口道:“有人知道,有人知道,你們在酒店里面坐電梯的時候沒發現嘛,電梯角落里有魚眼攝像頭,肯定早把咱們跟肖文娜進房的鏡頭全給拍下來了?!眲P子心頭一沉,罵道:“那他媽不就完了嗎?那還怎么跑?”辛曉東拍掌道:“完什么完?它酒店拍下來了又如何?咱們可以把它的監控錄像給刪掉啊,沒有了監控錄像,誰還能找咱們的事?”

凱子大喜,拍大腿道:“好主意,可是該怎么刪呢?酒店的監控錄像肯定不讓外人看到,更別想刪了?!毙習詵|道:“那就得動用下你的人脈了?!眲P子道:“我他媽有什么人脈???我有人脈也不在云龍大酒店里邊啊?!毙習詵|叫道:“咦,不然啊,你是沒人脈,可是你老爹有人脈啊,你老爹的人脈不就是你的人脈了?好嘛,堂堂的市長公子,誰敢不賣你的面子?”

這個“凱子”,正是市長孫金山的公子孫凱。

孫凱搖頭如同撥浪鼓一般,道:“不行不行,絕對不行,絕對不能動用我老爹的人脈,動用了之后,他也就知道這事了,到時候非得剝了我的皮不可。不行不行,打死都不行?!毙習詵|道:“其實也用不著什么人脈。你得知道,咱們沒權力查看刪除酒店方面的監控錄像,但是警察有啊,你肯定在公安局有朋友吧,叫幾個朋友打著調查案件的名義過去,趁機把那段錄像刪掉,要是不放心,索性把它那臺電腦也給帶走燒掉,那不就留不下半點證據了?”孫凱恍然大悟,道:“你這么一說就簡單了,我馬上打電話給朋友,讓他們過去刪除那段錄像?!?

辛曉東道:“光是刪除那段錄像還不行。你們倆可別忘了,那房間是粽子開的,只要警方查到肖文娜是從咱們房間里跳樓的,就肯定會找粽子了解情況。因此,還得把粽子開房的信息記錄全給刪掉?!濒兆硬蹇诘溃骸霸趺磩h?**,房卡還在屋里呢,忘了拿出來了,登記的也是我的身份證,可怎么刪???”辛曉東沉吟片刻,道:“還是讓凱子的警察朋友刪,而且必須馬上刪。刪晚了就完蛋了,咱們哥仨全得完蛋?!?

孫凱摸出手機道:“我馬上打電話?!毙習詵|道:“除了刪除這兩條最重要的證據之外,還要記得破壞下現場。要知道那房間里全是咱們留下來的指紋,還有精液什么的……哎呀我艸!”

他突然叫出聲來,孫凱與粽子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都嚇了一跳。

孫凱打了個哆嗦,道:“你他媽別一驚一乍的,我正害怕呢,別他媽沒被肖文娜嚇死,倒被你嚇死了?!濒兆右驳溃骸澳銊e嚇人啊,我現在膽最小。你他媽把我嚇破了膽我可不饒你?!?

辛曉東叫道:“我他媽差點沒想到!”孫凱與粽子一起問道:“你沒想到什么呀?”辛曉東臉色驚惶的說:“你們倆玩的是**不是?”孫凱愣了下道:“是啊,全射她逼里邊啦?!毙習詵|一拍大腿叫道:“艸,我他媽也是射里邊了?!睂O凱道:“那又怎么樣?難道她還能懷孕?現在人都死了,還懷個屁啊懷?懷個鬼倒差不多?!毙習詵|痛苦的叫道:“哎喲我的老大喲,我是怕她懷孕嗎?我他媽是怕咱們留下證據啦?!睂O凱奇道:“什么證據?你把話說清楚點?!濒兆右呀浶盐蜻^來,道:“你是說肖文娜逼里面有咱們的精液,警察能根據精液查到咱們身上?”辛曉東連連點頭,道:“dna,精子里面有dna,一下就找到咱們頭上來啦?!?

孫凱呆了呆,道:“要是能把肖文娜也刪除就好了?!毙習詵|猛地一拍頭枕,道:“怎么不能刪除?把她火化了不就刪除了?草,我有主意了。你趕緊給你的警察朋友打電話,讓他們去云龍大酒店,一方面刪除所有的罪證,一方面把肖文娜拉走帶去火化。只要把她火化掉,咱們就徹底安全啦?!濒兆雍鋈粏柕溃骸澳銈冋f,她……她會不會還沒死???”孫凱瞪著他罵道:“你他媽嚇傻了呀?從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能不死?你他媽去試試啊?!毙習詵|道:“別跟他廢話了,你趕緊打電話給朋友請求支援吧?!睂O凱嗯了一聲,一邊查找電話薄,一邊自言自語的說:“希望這事別鬧太大,不然咱就徹底完蛋了?!?

辛曉東道:“徹底完蛋倒是不可能,頂多是我們哥倆完蛋,你有你老爹罩著,絕對出不了事?!睂O凱惡狠狠地罵道:“艸,這事要是讓我爸知道,說不定警察不會怎么理我,他倒要活剝了我的皮呢?!毙習詵|道:“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絕對不能讓他知道。咱們哥仨團結起來,把這事辦妥了也就得了?!睂O凱下意識問道:“什么是萬不得已?”辛曉東嘆道:“就是咱們擺不平的那種情況。咱們擺不平,當然就只能依靠長輩啦……”

孫凱忽然叫道:“我電話通了……喂,哥……哥呀,快點救命,快點幫我……”

在歐陽欣、劉睿、那保安經理以及一眾保安的注目下,一隊六七名警察沖到了酒店大堂里。

帶隊的男警官直接走到前臺那里,看到歐陽欣與那保安經理像是酒店里的主事人,便大喇喇的摸出警察證,在二人身前一晃,道:“警方辦案,敬請配合!”歐陽欣故意裝傻的問道:“警官同志,你們辦什么案啊這是?”那警官道:“你們這不是剛有人跳樓自殺了嗎?我們就是過來辦這個案子的?!闭f完對身后的警察們一扭頭,道:“兄弟們,都開始吧,別傻愣著了?!?

那些警察很快涌了上來,有兩個走進前臺里面,把里面的女前臺往外轟,嘴里說著:“辦案辦案,出去出去,請配合我們?!蹦菐讉€女前臺不知道怎么回事,卻也只能老老實實地退出前臺。

那警官又對歐陽欣道:“你們酒店負責保安監控的人在哪?帶我的同事們去查看監控錄像吧?!睔W陽欣非常訝異,問道:“警官同志,你要辦案我表示理解,也愿意支持配合你們,可你們這……這怎么一來就往前臺里去???你們要查什么呀?還要去看監控錄像?你怎么知道那個自殺的女孩跟監控錄像有關系?”那警官翻了個白眼,不耐煩地說:“我沒空跟你解釋,但我還是愿意告訴你,美女你聽好了,我們去前臺,是要查看那個死者的身份信息;而去查看監控錄像,則是了解那個死者的入住情況,甚至可能了解到她自殺的原因。這下你明白了嗎?”

他的回答中規中矩,歐陽欣聽了基本滿意,但心里卻蒙上了一層陰影,感覺這些警察來得太突然,而且來到酒店后的行動有些太詭異,可具體是哪里詭異,又說不上來,只能疑惑的看著他們。

那個保安經理很快帶著幾名警察去了監控中心。

那警官又問歐陽欣:“死者在哪兒?我們要拉回局里進行尸檢?!睔W陽欣并不覺得他這話有什么不對,安排一個保安帶他們過去了。

等這些警察各司其職以后,劉睿拉了拉歐陽欣的袖子,把她叫到了一旁角落里,低聲道:“覺沒覺得,這些警察有點不對勁?”歐陽欣連連點頭,小聲道:“是啊,覺得他們很不對勁,一來就奔著酒店管理系統和監控錄像來的,好像是早有什么發現似的,可他們卻又剛剛才到?!眲㈩5溃骸霸蹅z是那個跳樓女孩的第一目擊者,對不對?咱倆知道有人跳樓后,是怎么做的?第一時間趕到樓外,查看那個女孩是否還活著,之后才想到去搞清她的身份與死因??墒沁@些警察,你注意了沒,他們來了以后就直奔酒店里面來的,分別奔前臺跟監控中心,好像搞清女孩身份與死因才是最重要的。難道對他們來說,查看死者現場不是最重要的嗎?怎么他們來了個本末倒置呢?”

歐陽欣一直覺得這些警察很詭異,卻一直找不到詭異的地方在哪,雖說自己也能說出一些,卻說不到點子上,直到聽了劉睿這話,才恍然大悟,發現了這些警察不對勁的地方,就是他們根本不關心死者跳樓墜地現場,但是現實中,碰到類似的案子,警方不都要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并進行勘查嗎?

二人說了這兩句,前臺里一個警察忽然沖一個女前臺喊道:“唉,麻煩你過來下,你們這個管理系統怎么用???”

那個女前臺哦了一聲,邁步要走進去。

歐陽欣忽然叫道:“我教你吧?!闭f完快步走了過去。

那女前臺見總經理要過來親自教他,忙又退了出去。

歐陽欣走到那警察身邊,握住鼠標以后,教他如何簡單操作這套管理軟件。那警察問道:“我想查一個人的入住信息,怎么查???”歐陽欣道:“你要么知道他的名字,要么有他的身份證號,要么有他的房卡?!蹦蔷斓溃骸拔抑浪??!睔W陽欣愣了下,問道:“你知道那個跳樓女孩的名字?”那警察忙搖頭道:“不是不是,我就是舉個例子?!睔W陽欣說:“也就是說你不知道了?你不知道又怎么查?”那警察不耐煩地說:“你別說廢話,趕緊教我?!?

歐陽欣很快教會了他利用名字查詢某條入住信息,教完以后留了個心眼,站在他身后沒走,盯著他看他的操作。

那警察選中一個名字叫“宗文超”的人的入住記錄,晃動鼠標就去點最上面工具欄里的快捷刪除圖標。那個圖標被點中后,軟件里彈出一個刪除確認對話框。

歐陽欣看到這一幕,大吃一驚,上去攔阻道:“哎同志,你查記錄歸查記錄,你不能擅自刪除我們客人的入住記錄啊?!蹦蔷爝@才知道她站在自己身后沒走,臉色有些訕訕的,將那個刪除確認對話框取消掉,對她笑道:“我點差了,呵呵,點差了,你出去吧,我會了,謝謝你?!睔W陽欣早就覺得這些警察不對勁,又見他舉動詭異,笑容虛偽,哪肯離開,淡淡地說:“同志,我是這家酒店的總經理,我有權維護入住客人的身份**。按理說,你們警方想查什么資料,應該是交給我們的工作人員,由我們來查。不過你既然自己動手了,我也就不說什么了,但是我必須在旁邊看著?!?

那警察不敢相信如此年輕貌美的小女人會是這家五星級大酒店的總經理,卻又不敢不信,道:“你是這家大酒店的總經理?”歐陽欣只是冷眼看著他。那警察見自己討個沒趣,沉下臉道:“你是總經理也不能干涉我們警察辦案啊。請你出去吧,啊,我很快就查完了?!睔W陽欣淡淡地說:“我沒有干涉你們辦案,我只是在旁觀?!蹦蔷齑鬄閾项^,哀求道:“哎呀我求求你,你出去吧,別看著我了,你看著我我什么都干不了?!睔W陽欣莞爾一笑,道:“你緊張什么?”

她這一笑起來,如雪后初晴,又如夜中曇花,美艷動人,風情十足,誰又能夠抵擋?那警察一下就看呆了,哪還好意思轟她,愁眉苦臉的對旁邊的同事使了個眼色。

那人馬上走出來,擋在歐陽欣身前,道:“你是這家酒店的總經理對吧,正好,我們要找你了解下情況呢,來吧,我們出去談談?!睔W陽欣見二人配合玩起了迂回路線,越發覺得這里面有問題,站在原地不動,道:“了解情況我沒意見,就在這里說好了。我要看著這位同事操作我們的客戶信息?!?

話說到這份上,已經就是擺明了,對二人不放心。兩個警察暗暗發惱,對視一眼,卻也沒有辦法。

其中一人靈機一動,有了主意,咳嗽一聲說道:“我去找李支說下情況?!闭f完邁步往外走去。另一人會意,留在電腦跟前,與歐陽欣互相監視。

歐陽欣看著電腦屏幕上面搜索出來的那個“宗文超”,秀眉蹙到了一處,偶然偷眼觀瞧那個警察,卻發現他正臉色急迫的看著屏幕,好像急著干什么事似的。

過了沒一會兒,帶隊的那個警官沉著臉腳步匆匆的走了回來,走到前臺這里就喝道:“你是這的總經理?”歐陽欣說:“歐陽欣?!蹦蔷俸吡艘宦?,道:“為什么干涉我們警方辦案?難道你們酒店在這個案子里面做過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歐陽欣心頭一跳,心說這警官好厲害,一上來就先給酒店方面扣上了大帽子,臉上卻是不動聲色,道:“警官同志,你看清楚了,我哪里干涉你們辦案了?我剛剛還在教你的人使用我們的酒店管理軟件。只不過,我發現你的人剛才差點刪掉了我們重要的客人信息,出于維護客人身份**的考慮,我這才不得不站在這里看著。你以為我愿意這樣嗎?”

(快捷鍵 ←)上一章:47舊日情緣難再續返回《當官要會抱大腿:市委一秘》目錄下一章:50暗幕重重又護誰(快捷鍵 →)
同城游美女捕鱼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