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意外來客

文/棠鴻羽
本章字數:1824 塵脈txt下載

蘇揚萬萬沒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會是這樣。

他沒有去問駝背老者,巫馬子為何廢掉他的雙手,因為知道,就算自己問出來,對方也不會回答。

或者說,這是人家的傷疤,實在不宜提及。

駝背老者的身份如何,對蘇揚來說也沒什么關系,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

蘇揚全身心的幫助駝背老者治療手臂,時間很快就到了下午。

那股暴虐力量完全被煉化掉,蘇揚之后又運轉御訣,讓其手臂恢復如初。

舊皮脫落,長出新皮,如重獲新生。

駝背老者很是激動和興奮,瞧著自己這一雙手臂,竟是忍不住老淚縱橫。

巫洛也是喜極而泣,爺孫倆兒抱頭痛哭。

蘇揚略顯尷尬,也不知如何勸慰,殘疾多年,突然恢復,心中一時悲戚,也是理所當然。只能暫時退出堂屋,等到他們情緒安定了再說。

很快,駝背老者就被巫洛攙扶著走出了堂屋,蘇揚連忙迎上前去,道:“老爺子,現如今你已經完全恢復了,相信休養幾日,便能更勝從前?!?

“你的大恩大德,老頭子我無以為報?!瘪劚忱险叩呐d奮勁頭,似乎還沒有散去,激動的臉龐通紅。

“我幫你并不是為了什么報酬,老爺子不必客氣,舉手之勞罷了?!?

“在你看來或許是小事,但對我來說卻是一輩子的大事,怎可如此潦草就算了?那你也未免太瞧不起我這老頭子了?!瘪劚忱险吣樕珖烂C。

“好吧?!碧K揚很無奈,知道再說下去,駝背老者肯定會生氣,倒也就默認了。

不過蘇揚還是略有些驚慌,這老頭兒不會拿他孫女來答謝吧?

正等著駝背老者要說些什么的時候,卻見對方臉色突然起了變化,視線看向了門外。

蘇揚好奇的轉頭看去,赫然發現一道身影,正站在門口。

隨即,又有一黑一白兩道身影走出,竟然是巫馬子和黑白袍老者!

蘇揚大感意外,他們怎么會來?

巫馬子的表情可是不太對,尤其是在看見蘇揚的時候,那眼神簡直恨不得殺了他。

她一直滿心期待的等著蘇揚回來,好不容易察覺到蘇揚出現在巫鏡之中,可是一天過去,竟是什么也沒等來。

尋蹤而至,找到這里,便是要好好質問蘇揚,為什么來到巫鏡之門,卻沒有第一時間去找她。

蘇揚明顯是有點心虛的,根本不敢去看巫馬子的眼睛,躲躲閃閃。

而這時,駝背老者的聲音也適時的響了起來:“弟子拜見師父......”

他拱手作揖,深深朝著巫馬子鞠了一躬。

院子中一時間變得極為安靜。

蘇揚能夠察覺到氣氛的變化。

黑白袍老者略微一愣,對視一眼,瞧著對面那駝背老者,似是不敢相信的說道:“師弟?”

“沒想到你竟然躲在這里?!蔽遵R子瞇縫著眼睛,待注意到駝背老者的雙臂后,卻是目光一凝。

“你的手好了?”

駝背老者點點頭,道:“多虧這位小兄弟,幫我治好了雙手?!?

巫馬子冰冷的目光盯向蘇揚,讓得后者渾身一顫,一股寒意席卷全身,暗呼不好。

巫馬子既然廢掉駝背老者的雙手,他們之間肯定有什么仇怨,自己將她的仇人治好,可謂是犯了禁忌了。

他一開始也沒有當回事兒,誰成想,巫馬子竟突然找來了,那情況馬上就變得不妙起來。

“是你幫他治好的手?”巫馬子的聲音冰冷,似乎暗含殺意。

蘇揚心中驚顫,無奈的說道:“因為之前有諾言在先,我也是履行承諾?!?

“好一個承諾?!蔽遵R子怒火沖天,瞪著蘇揚道:“那你跟我之間的承諾呢?”

蘇揚啞口無言,默默擦了擦頭上冷汗。

“你先別生氣,這總有個先來后到,我本來想著治好老爺子的手臂,就去找你,誰知道你先找過來了?!?

“你可知道我們兩人之間的關系?”巫馬子盯著駝背老者,后者面無表情,低眉順目。

“我也是才剛知道,雖然他是你的弟子,弟子有錯,師父當然可以懲罰。我也不知道你們之間到底發生過什么,但事情已經這么久了,也該過去了吧?!?

“過去?”巫馬子冷笑一聲:“我門下出現敗類,竟然鍛造出邪劍,你說過去就能過得去?”

“那可能也只是個意外,不過區區一把劍而已,你何必生這么大的氣?”蘇揚確實不理解。

就算鍛造的劍出現了問題,也不至于廢掉其雙臂那么夸張吧?

“你懂什么,趕緊給我過來!”巫馬子柳眉倒豎,顯然很是氣憤。

巫洛輕輕拽住蘇揚的衣袖,不明狀況:“蘇哥哥,這是怎么回事???”

“蘇哥哥?”巫馬子的臉色更冰寒了。

蘇揚心中狂跳,趕緊安撫巫洛道:“你先回房間里去,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哦?!笨吹綘敔敍]有說話,巫洛只能一步三回頭的走進了屋里。

“你不應該給我一個解釋嗎?”巫馬子背負雙手,根本不去看蘇揚。

“這有什么好解釋的,她不過就是一個小妹妹罷了?!碧K揚的回答明顯是在作死。

尤其是在一個女孩子面前,這種不算解釋的解釋,又極近敷衍,可不是正確的答案。

巫馬子果然臉色大變,怒瞪著蘇揚:“你這個渣男!”

“喂,你別胡說啊,是你自己胡思亂想,我可什么都沒做?!碧K揚很郁悶。

“你還想做什么?”巫馬子更怒了。

“你別無理取鬧好不好,我們現在說的是那邪劍的事情。這老爺子也夠可憐了,事情都過去那么久了,難道還不能說開嗎?”

“你說我無理取鬧?”巫馬子一臉的陰沉,怒喝道:“我今天就在你面前,殺掉你那個小妹妹!”

“你瘋了?!”蘇揚大驚失色。

“那我就瘋你給看?!蔽遵R子也是一個倔脾氣,當即朝著黑白袍老者打個眼色。

二者會意,渡步就要走入堂屋,蘇揚身影一閃,攔在他們面前,道:“兩位也是前輩,難道要對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姑娘下殺手?”

黑白袍老者對視一眼,道:“我們也沒有辦法,你不了解這其中的隱情,最好不要摻和?!?

“不管你們之間有什么仇怨,但洛兒是無辜的?!?

“叫的這么親密,今天她死定了!”巫馬子怒吼一聲。

“你夠了!”蘇揚也是心中微怒,這巫馬子未免也太不講理了。

“你......你竟然吼我?”巫馬子表情怔然。

“狂妄小兒,竟敢與大人這么說話,找死嗎!”黑白袍老者亦是滿臉驚怒。

(快捷鍵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三章駝背老者返回《塵脈》目錄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五章一把邪劍(快捷鍵 →)
同城游美女捕鱼破解版